笔趣阁网 > 其余小说 > 大唐隐相 > 第三百八十章 幸福的日子

第三百八十章 幸福的日子(1 / 1)

私兵,顾名思义就是某人私下里养的军队。

大唐禁养私兵,就是那些权贵人家家里的男仆数量也有规定。

至于那些官员,虽然有随从侍卫,可就是像李林甫这种位高权重的官员,侍卫数量也不过是十几人。

这些侍卫和仆人,都是朝廷按照人头拨付费用养着的。朝廷这样做,一个是给那些官员应有的待遇。

再一个就是警示那些官员,我给你的钱粮只能养这些侍卫仆人,你自己多养,不仅要多花钱,还违制。

王忠嗣现在觉得跟着自己去河西的那百十名东阳兵,现在就是自己的私兵。不是因为钱的问题,而是这些人只认王忠嗣,不认别的将领。

而且在新城时,这百十名东阳兵紧跟着王忠嗣杀进敌阵,丝毫不顾及生死。

李泌问道:“他们可入了军籍?”

王忠嗣点点头,道:“隶属河西节度使府。”

“那就不算是私兵,不过是对你忠心耿耿而已。”

“可小先生数度去信说,要让士卒明白他是大唐的士卒,只为大唐打仗,万万不可把他们训练成只认自己,不认大唐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李泌就说道:“对啊,我是这样说过。不但是对你,对老郭,还有李嗣业,我都是这样说的。”

王忠嗣还是不放心,又问道:“这百十多人虽然已经编入河西军中,可我觉得他们还是私兵。小先生为何认为他们不算是私兵?”

李泌笑了笑,喝了一口茶后说道:“因为啊,他们遇见了把他们当人看的将军。而且,他们知道跟着你是在做正确的事情。

换句话说,他们知道你会爱惜他们,不会让他们白白送死。也就是说,你爱惜军力之举,已经赢得了这些士卒的忠心。”

说到这里,李泌停了下来,随后又说道:“他们或许不怕死,但不想白白死掉。”

王忠嗣听了这话后,心有感触。他想着大漠草原,雪山之下,每一战过后,漫山遍野横躺着、死的甚是惨烈的士卒。

这些战死的士卒里面,是不是有不该死的?是不是因为将帅无能,致使这死伤如此惨烈?

再难打的仗,也不能蛮干,也不能逼着士卒拿性命来拼。

想到这里,王忠嗣面色肃然,道:“小先生,我好像明白了。当初,我在东阳府练兵的时候,你每次去信,都说到让我把士卒当兄弟看待。我原以为这不过是和爱兵如子是一个道理的。没曾想,你后边信中说,要让他们知道从军是为了什么,打仗是为了什么。”

“对,我是这样说的。”

“我就想着,从军打仗对他们来说,无非就是建功立业,光宗耀祖。可他们战死了,家中就少一个为老者送终的人,大唐也就少了一个士卒,也少了一个能种地的人。”

李泌微微颔首,道:“可该打的仗一定要打,只要打仗就会死人。所以说啊,这为将者,首先要知道人命最重要。要善战、慎战,不可好战。”

王忠嗣道:“这些你信中都说过,我也是这样做的。”

李泌笑了,拍手说道:“你能这样做很好。你还记得吗?你以前可是动不动就出战,有事没事就去他们的地盘找他们打一仗的。”

王忠嗣嘿嘿一笑,道:“以前只想着打仗,恨不得打大仗,打恶仗。这些年和小先生书信往来,说的都是这带兵打仗的事情,这才明白为将者不可轻言兵事的道理。”

李泌面露赞许之意,说道:“对,不是怕打仗,而是要打就打有意义的仗。”

这一日,两人从王忠嗣那一百多亲卫说起,一直说到大唐的开疆辟土。

李泌道:“圣人虽老,但开疆辟土之心犹存。我曾和他说起过此事,当时,我问他大唐的边界在哪里,圣人拍着自己的心口说道,在朕的心里。”

王忠嗣皱了一下眉头,道:“陛下的意思,是不是只要他心中所想到的地方,都应该是大唐的疆域?”

李泌点点头说道:“估计圣人就是这个意思。帝王开疆尤未止,可怜边庭将士骨。王忠嗣你要记住了,现在已经不是讨论你手下那百十名亲随的事情,而是要以战止战。”

王忠嗣愣了一下,问道:“以战止战?”

李泌站起身说道:“对!只要边关有胡人作乱,战事就不可能终止。所以,最好的办法就是平定各部族,特别是那个难缠的吐蕃。

只有这样,我大唐各家儿郎才可以安心劳作,赡养恩亲,没了戍边之苦。也只有这样,你才能做到让更多的将士活下来。”

王忠嗣明白了,李泌说的这个以战止战,就是狠狠地打击各处作乱的部族,让他们真心归顺大唐。这样,不仅可以一劳永逸,大唐百姓还可以免受戍边之苦。

最重要的还是,圣人开疆辟土的目的也可以实现。而且是不必劳军远征,就可扩大大唐的疆域。

王忠嗣也站了起来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小先生,突厥已经不为患。奚人、契丹、室韦、最重要的是吐蕃。这些部族占据的地方加起来,不比我大唐小许多。若是将他们征服,大唐势必扩边万里,成为更大的大唐。”

李泌道:“当然,最重要的是,大唐以后无战事,百姓可安居乐业,过上幸福的日子。”

“幸福的日子?”

“哦,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,不愁吃来不愁穿。人人知书达理,处处歌舞升平。”

“哦,这就是幸福的日子。”王忠嗣自言自语着。

“对,这就是百姓想过的日子。”李泌一脸向往的说着。

屋子里很安静,黄泥火炉上的铜壶里茶水在翻腾,袅袅热气升起,让茶室里温暖且湿润。

过了许久,王忠嗣摇头说道:“这样的日子,想必很难过上。”

李泌看着窗外,面色平静的说道:“是啊,很难很难。”

王忠嗣看着这张稚嫩且俊朗的脸,心说这小先生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?可他说的那幸福的日子,好像真的很好。

与士卒们整日待在一起,那些农家子心里想的是什么,他心里很明白。他们所想的,就是小先生说的那种幸福的日子。

为此,他们不惜性命去战场拼杀。

最新小说: 穿书农女福运齐天 快穿女配正经起来是个狼灭 重生后我的福气涨爆了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青乌风水师 斗朱阁 重生从2012开始 宫主别跑 徒骇河情缘 在前夫他心口上撒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