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网 > 其余小说 > 冲喜毒妃不好惹 > 第六百三十一章 威胁

第六百三十一章 威胁(1 / 1)

这边,楚霜宁已经在宫里躲了好几天了,一直就在秦政策玄的房间里,虽然也没什么危险,但是总这样也不是办法。

“到底该怎么办呢?”

楚霜宁趴在桌子上思考着,一脸的无所事事,这几天秦政策玄一直被太古月缠着,也没什么机会见面,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。

门外响起脚步声,楚霜宁连忙起身躲起来,过了一会儿,门被打开又关上。

“是我。”

听出是秦政策玄,楚霜宁立马走出来,见他一脸疲惫顶着两个黑眼圈,忍不住笑着调侃:“呦,你这夜生活过得够可以的啊。”

秦政策玄不瞒的哼了两声,坐下倒了杯水喝,一脸没好气道:“你还好意思嘲笑我呢,你这出的什么鬼主意,我都快被那老女人榨干了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楚霜宁忍不住大笑起来,坐在他旁边安抚道:“我这主意挺好的啊,你看你这不是也占便宜了嘛。”

“哼,这种便宜还不如不占,到最后落得个****的下场,说不定还会被后人诟病载入到西域史册中。”

秦政策玄自我吐槽着,见楚霜宁一副乐得不行的样子,不高兴的咂了咂嘴,说道:“为了我们的计划能成功,我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了,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?”

楚霜宁还在笑个不停,见秦政策玄瞪向自己,立马憋住笑意,“补偿?是该好好补偿你。”

终于忍住了笑,楚霜宁看着秦政策玄思考了一下,说道:“这样吧,用整个西域来补偿你够吗?”

闻言,秦政策玄顿时一愣,随后摇头笑着道:“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。”

楚霜宁拿过茶壶倒水,反问道:“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?”

秦政策玄整个人一怔,仔细打量着楚霜宁,见她真的不像是在开玩笑时,内心顿时有些震惊。

“你冒这么大的险留在西域,到了最后竟然不要西域?”

楚霜宁轻笑了一下,问道:“怎么,不相信我?”

“不是不相信,只是……让我有点惊讶。”秦政策玄微微摇头,沉默了片刻,问道:“那你为什么要留在西域?你应该很清楚你当前的处境。”

“我留在这儿自然有我的目的。”

楚霜宁看着秦政策玄,唇角突然上扬,语气轻快道:“不过你大可以放心,我对西域丝毫没有兴趣,不会跟你抢的。”

对于楚霜宁不要西域,秦政策玄真的感到吃惊,不过看着楚霜宁认真的样子,他开始有些相信了。

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传来说话的声音,掺杂着杂乱的脚步声。

“快躲起来。”

楚霜宁立马躲进内屋的帘子后,屏住呼吸听外面的动静,刚刚的脚步声很乱,说明来了不少人。

“殿下,女皇殿下吩咐了,这是……”

“让开!”

阿尔逊一声低沉的呵斥,宫人低下头不敢再说话,侧过身让开了路。

“碰!”

门被大力推开,阿尔逊黑着脸走进来,在看到坐在桌前喝茶的秦政策玄,眼神里顿时充满了愤怒!

“原来真的是你!”

阿尔逊咬牙切齿的瞪着秦政策玄,他无意间听到宫人说有人从太古月房中出来,以为是太古月饲养的男人,结果……

“我还以为你逃了,没想到会躲在宫里,还和我母亲做出这等苟且之事,实在是令人无耻至极!”

说着,阿尔逊就抽出剑指向秦政策玄,沉声道:“秦政策玄,你企图谋反派人刺杀我,今日……我就要取你的狗命!”

阿尔逊拿着剑冲向秦政策玄,却被他闪身避过,想起宫中对太古月和秦政策玄的事议论纷纷,他就恨不得一剑杀了他们!

“殿下当真要杀了我吗?”

秦政策玄淡笑着看着阿尔逊,语气轻蔑道:“如今我也算是你的半个父亲,以你我的身份,你能杀了我吗?”

“你给我住嘴!”

阿尔逊气得握紧了手里的剑,如果每个跟太古月做过苟且之事的人都能称之为‘父亲’的话,他的父亲足足可以用一只手来数。

“我劝你对我尊重一点,这样将来或许我还能对你好一点。”秦政策玄继续嘲讽着,现在有太古月当靠山,他丝毫不用惧怕阿尔逊。

躲在里屋的楚霜宁听到秦政策玄讽刺阿尔逊,差点就笑出来了,只能咬着唇强忍着内心的笑意。

没想到秦政策玄说起狠话来这么不留余地,敢拿这种话来刺激阿尔逊,估计阿尔逊要被活活气死了。

阿尔逊气得脸色铁青,举起剑就向秦政策玄冲过去,看到他立在原地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,阿尔逊唇角顿时勾起。

“去死吧!”

“铮!”

突然响起一声利器碰撞的声音,楚霜宁从门缝里看,只见太古月出现在眼里。

“这是后宫,阿尔逊,你在做什么?!”

太古月的出现阻挡了阿尔逊对秦政策玄的攻击,屋里其他人全都退了出去,只留下秦政策玄三人在屋里。

走到秦政策玄面前,太古月一脸担心的检查他的身上有没有受伤,丝毫不顾及旁边的阿尔逊。

“你没事吧?他对你拔剑,你怎么不反击呢?”

秦政策玄故作为难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这是皇宫,他又是皇子殿下,我怎么能当众伤了他呢。”

说完,还抬手温柔的抚摸着太古月的头,柔声道:“幸好你来得及时,多谢了。”

阿尔逊看着两人当着自己的面一副柔情蜜意的样子,气得脸色阴沉,“这是皇宫,你们做出这等苟且之事,就不怕传到西域子民耳中,被人不耻吗?”

秦政策玄没有说话,他只是看向太古月,只见太古月神情猛地一变,转身走到阿尔逊身前。

“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,没有我的许可,任何人不准进这里吗?”

太古月冷冷的看着阿尔逊,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剑,语气冷漠道:“我人在这儿,还不快收起你的剑!”

见阿尔逊没有动作,太古月不满的皱眉,眼神中透着一丝狠戾。

“你最好想清楚了,跟我作对的下场是什么!”

最新小说: 医路商途之翻云覆雨 从求职节目走出的天王巨星 巫界征途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陆总夫人不好惹 请忽略我的帅气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次元工作室 游戏世界的硬核辅助 重回2003